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时间:2020-12-07 10:11:00来源:人民报道新闻网

面对记者采访,当地应管局辩称:“不要听信谣言”

文图/北京报道

一起原本应该正常上报却被企业刻意瞒报的“矿难案件”,在接到知情人的举报材料后,相关监管部门非胆没有按规定履行监管职责及时查处,却反其道而行之的为瞒报企业极力掩饰洗白甚而坚决否定,着实令人愕然、惊讶、震撼,乃至难以置信。

此等让公众深为不可思议,甚至倍感愤怒不公的“离奇荒谬之事件”,无疑成了当地被老百姓广为热议的“新闻焦点”。正如知情人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所发出的振聋发聩的质疑所言:“一起被企业刻意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非但不及时查处(不作为),却极力为瞒报企业掩饰辩解,我倒是要问:是谁给了你们这个‘胆’?”

为以视正听,还原事实真相。近日,记者针对发生在山西右玉县境内一煤企(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刻意瞒报的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背后的“蹊跷案件”,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知情人:一起“蹊跷的矿难瞒报案”浮出公众的视野

2020年11月13日,记者因公务正在山西右玉县境内忙着一个新闻采访,不料却意外接到一个知情人的举报。

举报人向记者反映:就在刚刚过去的近一个月前的2020年10月16日,位于朔州市右玉县境内的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发生一起煤矿安全生产事故,造成一人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该煤矿刻意隐瞒不报,最终以赔偿240万元的代价擅自和家属私下了断。

然而令人十分气愤的是,担负属地重要监管职责的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应急管理局(右玉县地方煤矿安全监督管理局),却对这起人人皆知的“矿难瞒报案”不但没有进行及时查处,却在接到相关举报材料的情况下依然一拖再拖迟迟不作为。监管部门的这一反常举动,引发了广大公众的热议和强烈质疑,在社会上产生了极为恶劣的负面影响,希望中央级新闻媒体尽快关注此事。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随后,记者趁采访的空隙给右玉县应急管理局李永平局长发了一个“试探性”的询问短信:“李局长您好,我是新闻媒体记者,请问10月16日发生在贵县辖区内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的一起死亡事故案件是否上报?”

遗憾的是,记者并没有收到李局长肯定抑或否定的回复。为进一步得到落实,记者再次拨打了李局长手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李局长的手机却一直无人接听。

“难道是心虚了,不敢接电话了吗?”一同采访的同事小张猜测的问道。记者只能不置可否的朝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至此,一起令人颇感蹊跷的“矿难瞒报案”浮出了公众的视野。

那么,举报人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身为监管负责人的李永平局长,又为何对记者的正常采访如此无动于衷,甚而漠然视之呢?为一探事实究竟,记者做了进一步调查采访。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死者村民:钱≠人,钱和人相比,当然“人重要”呀!

2020年11月15日,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专程来到了死者库思来父母现居住的右玉县威远镇威远村采访。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家属刻意回避了记者的采访。听闻记者的来意后,赶忙把原本敞开的房屋大门关闭得严严实实的,仿佛把记者的到来当成了“弥天大盗”而防之胜防。

然而,家属越是这种异常的表现,越能从侧面说明死者库思来的“矿难瞒报案”已然成为事实。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记者采访的威远村部分村民

令人欣慰的是,记者在知情人和当地村民的帮助下,想方设法,最终顺利的采访到了几位平常与死者本人或死者家属走得比较近、关系比较好、对他们家情况比较了解的当地村民。

记 者:死者库思来是在什么时间?怎么死的?

村民一:他是在增子坊煤矿2020年10月16日上早班的时候,在井下吊链和吊铁板作业时,不幸被砸死在井下的,太惨了!他这个事在咱们村,全村人都知道,没有不知道的。

记 者:事故发生后,煤矿通知家属了吗?

村民二:嗯,通知了,我知道。当时煤矿还私下派来车把家属接去,就是让家属去商量如何处理死者后事。

记 者:煤矿最后和死者家属达成了什么样的处理意见?

村民三:煤矿最终私下赔偿死者家属240万元,换得了死者家属不再追究企业责任的结果。也就是说,煤矿用钱把家属的口给直接封了。

记 者:事故发生前,死者库思来一直都在增子坊煤矿上班吗?

村民四:是的,他2019年开春后就在增子坊煤矿上班,一直到事故发生。他一有空就会回来看望他的父母,是一个蛮孝顺的儿子。他每次回村里来,我们都会聊上一会,我和他关系比较好。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记者采访的威远村部分村民

“哎!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唉!一条活生生的命,就换来一大堆纸(币),有个啥用?金钱能和人的命相抵换吗?这可是完全不能对等的人生大事呀!”

“哎呦!人都没了,赔钱再多也换不来个大活人呀!人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哟!太可怜了呀!”

采访中,说起库思来的不幸遭遇,众多村民们都纷纷为死者感到无比的痛心和惋惜。

“既然死者库思来是在增子坊煤矿上班期间遭遇不幸的,之后煤矿企业没有按规定及时上报监管部门,而是擅自和死者家属私了,这些都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监管部门在接到相关举报后,为何不及时查处瞒报企业,却反而倒过来还要为瞒报企业极力掩饰洗白呢?”在回程路上,知情人向记者道出了其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

“那就等我采访监管部门后再说吧!”面对知情人的一脸疑问,记者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如实相告。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监管局:面对瞒报事实,却对记者说“不要听信谣言”

2020年11月16日,针对死者库思来矿难瞒报案一事,记者来到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应急管理局,采访了办公室韩杰主任。听完记者的来意后,韩主任似乎不太高兴,看上去感觉明显的满脸不悦的表情,让记者不禁匪夷所思甚感不解。

记 者:关于铁峰煤业增子坊瞒报矿难一事,您知道吗?

韩主任:我们已经接到了关于此事的举报材料,但他们众说纷纭 ,你不要听信谣言。关于增子坊煤矿死者库思来,2019年是在增子坊煤矿上班,也签过劳动合同。但他在2020年9月30日就解除劳动合同,不在此矿上班了,而且也离婚了。听说后来在白事一条龙里面抬棺材、打墓、吹鼓匠,直到2020年10月16日晚上,死者库思来回到父母家吃饭喝酒,睡了一觉,就死了。(知情人画外音:这是多么荒谬的解释呀!)

记 者:可据我在死者库思来父母所居住的村子采访调查的结果是,村民们都一致反映死者库思来是2020年10月16日在增子坊煤矿上早班期间,在井下吊链和吊铁板作业时不幸被砸死在井下的。他们还说煤矿企业最后私下赔偿死者家属240万元了事。

韩主任:(知情人画外音:不停地为此事做各种辩解!)他们说的不对,关于库思死因来这个事件,是有政府的核查报告,公安也介入此事,还做了笔录,而且都是死者的家人亲口所说的。(知情人画外音:这真是掩耳盗铃呀!)

记 者:可以看一下相关的核查报告和公安笔录吗?

韩主任:你们想了解详细情况就去公安局了解吧!

一边是难以自圆其说的信口雌黄,一边是振振有词的说辞却又拿不出靠谱的实据。一个堂堂的国家科级干部岂能说出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话来,实在让记者大为惊讶的同时又无言以对。这似乎是记者第一次遇到的如此令人窘状的现实画面,颇具浓厚的戏剧性色彩。

当记者走出运管局大门时,一抬头,顿时发现运管局大楼门口上方写着一行“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的红色大标语(知情人谓之“喊口号”)的字眼赫然眼前。想想刚才韩主任在办公室的一番“掷地有声”的说辞,这行显目却让人刺眼的标语不禁让记者倍感讽刺意味。

“事实上,我们不难想象。大家可以仔细想想,韩主任口中所谓的‘死者家人亲口所说’的口供其实都是死者家人‘被迫无奈’的‘一面之词’。因为,在金钱和利弊的万般无奈的诱惑和权衡之下,就连自己最亲的人都只能做出有违良心和道义的事了。但是,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当事人身边的旁观者却都是非常有正义感的,他们不会颠倒事实的真相,更不会颠倒黑白,违背自己的良心,所有的村民们说出了实情,还原了事实的真相!”知情人在得知记者采访监管部门的结果之后,情不自禁的向记者发了一通人人皆心知肚明的肺腑感概,令记者不禁沉思良久心情难以平静。

行笔至此,公众或许会问:既然煤矿企业瞒报事故已是昭然若揭的事实,作为担负监管重要职责的右玉县应急管理局为何对企业瞒报一事却迟迟不做处理,甚至还要为其极力掩饰,想方设法的否定企业瞒报事实,意欲何为?而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又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值得监管部门为其颠倒黑白瞒天过海?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涉事煤企:一家“事故频发劣迹斑斑”的高危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成立于2015年01月28日,注册地位于朔州市右玉县元堡镇增子坊村西,法定代表人为杨宙。经营范围包括矿产资源开采:煤炭开采。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据记者了解,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隶属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矿所在地为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元堡子镇,生产能力120万吨/年,开拓方式为斜井开拓,井筒数量5个,开采水平+1285m,现采煤层5#,采煤工艺为综采放顶煤,瓦斯等级为低瓦斯,水文地质类型为中等,自燃倾向性为自燃。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记者调查发现,该煤企名单于2019年12月17日在山西省应急管理厅公布的第二批共8家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查处公告里赫然其中。行政处罚的结果是:大同市2家大型煤矿被停产,多名矿长被处理。

在行政处罚情况告示中明确写道:1、责令该矿停产整顿;2、对煤矿处罚100万元,对矿长处罚3万元;3、对陈明泽矿长记6分;4、将该矿越界开采问题移交省自然资源厅依法依规查处。(附注说明:大同煤矿集团朔州煤电铁峰煤业有限公司位于右玉县东南三十五公里处,公司下辖两矿一厂:南阳坡矿、增子坊矿、选煤厂,是集团公司规划的十一个千万吨级矿井之一。)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在知情人提供的一份网络报道中记者发现,据《右玉吧》网站2018年6月10日在一篇题为《山西右玉:铁峰煤业公司增子坊煤矿污水直排,环保部门涉嫌失职》的文章中披露:近日,本网接到右玉县元堡镇增子坊村群众举报,铁峰煤业公司增子坊煤矿污水直接外排,严重污染环境。

右玉县元堡子镇政府的一位副镇长告诉本网:“增子坊煤矿污水处理厂以每年 800 万元的价格承包给第三方经营,为了节约成本,污水处理设施不运行,矿井水并没有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直接外排进入元子河河流,严重影响下游的环境”。

随后,本网工作人员在一家个体洗煤厂的围墙外面看到了铁峰公司增子坊煤矿的排水口,黑色的污水散发着刺鼻的味道不停地流向外面。矿井水如果没有被处理而直接排放,不但造成水资源浪费,由于废水中含有大量的悬浮物、铁、锰等酸性物质,还会引起地表环境的严重污染,渗入地下污染饮水资源,诱发人体多种疾病。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随后,记者在百度搜索中十分惊讶的发现,关乎“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的负面消息还真是不少,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又难以置信。

譬如:“山西同煤铁峰煤业增子坊煤矿瞒报一人事故”的新闻写道:2016年3月23日21时许(夜班),山西省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发生一起事故,造成一人死亡。死者名叫张庆生,是该矿挖机司机......

又譬如:“山西又有一批煤矿被查!名单公布!其中有大同!”的新闻写道:2017年5月25日,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运销中心主任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环卫部部长给予党内警告、行政记过处分......

再譬如:“方某、张某等与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侵权事宜”的新闻中写道:2019年9月30日,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同煤矿集团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住所地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元堡子镇增子坊村西。法定代表人段建明董事长,诉讼记录......

“正因为瞒报企业有如此之多的‘前科’,这才让负有监管重要职责的山西朔州市右玉县应急管理局被推上了公众和舆论的风口浪尖。毋庸讳言,监管的责任重大,意义深远”。一位中央级媒体前辈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如此意味深长的表示。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 . 山西右玉:一起被瞒报的矿难案,监管部门却极力掩饰,谁给了这个“胆”?

记者手记:在利益和职责面前,监管的天平该如何倾斜?

众所周知,针对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涉嫌瞒报的事实,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煤企在事故发生后应当第一时间把事故相关伤亡情况如实上报。然而,该企业非但并没有及时上报主管部门,而是采取隐瞒不报的恶意手段与家属进行私了,这显然已经涉嫌违法。

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作为身负重要监管职责的右玉县应急管理局,在涉事煤企发生矿难事故后,非但没有履行职责第一时间及时查处,反而在接到举报人的举报资料后,依然还在想方设法的和瞒报企业“同流合污串通一气”,甚至不择手段的编造各种荒谬可笑的谎言和所谓的“权威证据”,以此来推卸责任,哄骗公众,糊弄百姓,轻视媒体,藐视舆论,在自身利益和金钱财富面前,完全忘记了自己神圣的庄严使命,以及应当承担的岗位职责。

记者希望通过此文能够引起上级主管领导(朔州市级和山西省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让瞒报企业和不作为的监管部门给公众及媒体一种负责任的说法,给社会大众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交代。

当前,在党中央高举“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旗帜下,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和山西大同市右玉县运管局却胆敢“逆流而上”,在利益和金钱的驱使下,公然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蒙蔽和欺骗公众,致企业和监管责任于不顾,对外界和公众轻易的掩盖瞒报事实。事故发生后,似乎风轻云淡一切如常,着实让人愕然费解,深感痛心和震撼。

针对煤炭安全生产事故的上报和查处,国务院早有明文规定。而山西省委、省政府也再三强调“安全生产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省市相关领导更是多次要求,加大对煤矿安全事故的查处力度,尤其是矿难瞒报事故更要严肃处理。

根据《生产经营单位瞒报谎报事故行为查处办法》规定,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报告本单位负责人;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在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情况紧急时,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可以直接向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单位主要负责人对事故报告负总责,并对瞒报、谎报事故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瞒报或者谎报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100%的罚款,并由公安机关依照《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一条的规定处十五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和第四十条规定,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事故发生单位处1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依法给予处分;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单位,由有关部门依法暂扣或者吊销其有关证照;对事故发生单位负有事故责任的有关人员,依法暂停或者撤销其与安全生产有关的执业资格、岗位证书;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受到刑事处罚或者撤职处分的,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受处分之日起,5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毋庸置疑,随着社会监督的透明化及举报力度的加强,铁峰煤业有限公司增子坊煤矿面对“刻意瞒报”之所作所为,终究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只会是搬起石头砸向自己的脚,加速自身的毁灭之路。而作为身负重要监管职责的右玉县运管局,企业发生了安全生产事故,不及时对责任者进行依法依规查处,甚而包庇纵容瞒报企业以假乱真浑水摸鱼,更是对监管的失职,对法治的不尊,对死者的亵渎,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很显然,在利益和职责面前,监管的天平倾斜错了正确的方向。

诚然,瞒报依然还会存在,而生产经营依旧要继续。然而,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监管部门,如果都能正视国家安全生产的严苛律法,重视每一个员工的人身安全,尊重每一个员工的生命尊严。企业就少了一份危险,员工就多了一份安心,社会就多了一份安宁。

针对广大公众强烈质疑山西朔州市右玉县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监管执法失职失责问题,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敬请读者诸君拭目以待。

编辑/金庸